主页 > 关注展示 >柏架山藏香港第一吊车 >

柏架山藏香港第一吊车

2020-07-17 来源:关注展示   |   浏览(583)
柏架山藏香港第一吊车 柏架山藏香港第一吊车 休养所——由于华南地区天气潮湿闷热,昔日多次发生鼠疫,所以当年太古洋行特别在山上建设休养所,供炼糖厂和船坞的欧籍员工及其家眷前来避暑。(周群雄摄/ 谢伟豪插图)柏架山藏香港第一吊车 (明报製图)柏架山藏香港第一吊车 开放设计——由太古洋行自行营运的吊车系统以蒸气绞盘推动,运行距离约2公里。吊车採用开放式设计,每次可运载6名乘客上山。从昔日相片(右图)可以见到,吊车系统直通山脚下的太古糖厂及船坞。(太古集团香港历史档案服务提供)柏架山藏香港第一吊车 吊车石墩——柏架山西北面的山谷内藏有很多巨型石墩,不知就裏的或会误以为这些石墩是昔日的电塔石柱,哪会想到柏架山上曾有吊车?(刘李林摄)柏架山藏香港第一吊车 休养避暑——休养所原本只得两幢,后来才于建筑物之间加建新设施。(太古集团香港历史档案服务提供)柏架山藏香港第一吊车 军用炉灶——英军在柏架山上建设的军用炉灶,原本是为了与日军长期抗战时供军队使用,可惜由于日军攻势猛烈,很短时间内已攻陷了鲗鱼涌一带,所以炉灶并未正式使用过。(刘李林摄)柏架山藏香港第一吊车 城外界碑——19世纪英国管治香港之初,很快于港岛设立维多利亚城(即西环至铜锣湾一带),城的边缘立有界碑,而城外一律视为乡郊。如有建筑物,则会立有R.B.L.(Rural Building Lot)界碑作标示。(刘李林摄)柏架山藏香港第一吊车 柏架山藏香港第一吊车 柏架山藏香港第一吊车 柏架山藏香港第一吊车 柏架山藏香港第一吊车 柏架山藏香港第一吊车 柏架山藏香港第一吊车 柏架山藏香港第一吊车

高度532米的柏架山,在全港的山峰排行榜中十大不入,但已是香港岛的第二高峰。每日都有不少港岛东居民登山晨运,是一座亲和力十足的山峰。

亲切归亲切,大家却很少注意到柏架山上隐藏了很多「历史」,谁会想到逾百年前山上竟有休养所,以及全港第一组吊车系统?

柏架山上有军事炉灶,相信大家略有所闻。说得清楚一点,柏架山上共有3组大型炉灶和一些零星炉灶,大部分于二次大战前建设,但也有些炉灶在更早期已出现,主要为山上工作的工人提供伙食。目前这些炉灶已成为保育遗蹟,旁边还竖有说明资料。

废弃练靶场只宜远观

在最大组的军事炉灶旁边,原来隐藏着一个废弃练靶场。它的位置其实就在热门行山路线旁边,因为四周长满树木,大家才没有留意。虽然现在练靶场已经荒废,但当年的建筑物及设备仍然存在,只是大家常将它们看作水塘或水务设施。练靶场位于柏鲗石涧下游、鲗鱼涌树木研习径内康柏桥的南方,与最大规模的军事炉灶,分别位于涧的左方和右方。

不少人都知道炉灶二三事,这个百年前的练靶场却是寂寂无名。目前在练靶场内,我们仍然见到一座状似凉亭,实际上是供射击练习用的巨型「挡弹墙」 (作用是保护工作人员),一间被泥土掩埋了部分空间的贮物室,以及4组用来放置标靶的金属架。这4组金属架上的标靶由滑轮带动,可以节省人力,但不知就裏的人未必会知道它的作用,只会当成废铁看待。

参考英国陆军部(War Office)1913年绘製的香港地图,这地方在地图上被标示为Tai Koo Rifle Range(太古来福枪练靶场),而于报章The Hong Kong Telegraph亦记载了这个练靶场扩建后的开幕仪式,报道指扩建后练靶场分设有3组射击距离的设施,而直至1941年为止,亦不时有关于练靶场举办射击比赛的报道。虽然这裏四周没有任何围封,但始终曾经是练靶场,场内有可能遗留一些危险物品,为免误触受伤,最好还是远观而不宜贸然闯进。

开放式吊车创香港先河

除了练靶场、军事炉灶,如果告诉你柏架山上还有一项世界级的大型建设,出现时间比军事炉灶还要早,熟悉东区的你会相信吗?这个世界级大型建设,就是由鲗鱼涌祐民街附近通上柏架山大风坳的吊车系统,这组吊车在康柏桥以南那一段地方,使用的空间几乎跟练靶场、军事炉灶一样,只是大家佔用空间的岁月不同,所以才没有冲突,世事真的很有趣。

吊车系统在1893至1932年间,由太古自行营运,是全港第一组悬空吊车系统,以当时的技术来说非常先进。当年的吊车只有两架,设计属于开放式,可让6人同时乘坐,和现时昂坪360或海洋公园的密闭式车厢有很大差别。这组曾经光辉的吊车系统,目前只余下一组组吊车石墩藏身密林之中,大家只要沿着柏鲗石涧的西面向上行,就有可能发现这些大石墩;当中一组由4块大石墩组成,亦是目前最大型的吊车遗蹟。现时已被发现的吊车石墩有8组,但仍有逾10组藏身树林中。其实要找出它们的位置也不太难,因石墩呈直线等距分布,不过要穿林开路,却非易事。

昔日休养胜地 油灯照明

到底为什幺要兴建吊车?话说吊车在山上的终点站是大风坳。1893年,太古洋行在大风坳兴建了两座休养所供高级职员及家眷避暑,吊车正好就是当年最时髦的交通工具。到了1911年,太古洋行又在两座建筑物中间加建第3座,自此休养所成为山上最大型的建筑。不过,这所大型建筑并没有安装电力设施,一直只使用油灯照明。

到了1931年,太古洋行有意放售或出租休养所,曾于The Hong Kong Telegraph上刊登广告,指建筑物非常适合用作医院或学校,但最后无人问津。到了1932年,运作约38年的休养所难逃被清拆命运。现时在大风坳上只可见到当年休养所的地基,从大风坳凉亭后方登上毕拿山的梯级旁有一个已废弃的日军洞穴,洞口就有一块标明R.B.L.63的界石,证明这裏曾有一座建筑物。至于吊车系统,也因为维修和操作困难,加上休养所已空置,于是在同年也被拆卸。

柏架山上还有其他废弃的水塘和水坝,也是由太古洋行兴建,以配合旗下的太古糖厂、船坞运作和照顾民生需要。此外,就是为数不少的二次大战日军洞穴/地道,分布在山头各处,各有特色,为柏架山带来神秘的一面。

柏架山除了是晨运行山的好去处,透过废墟研究和废墟导赏活动,可描绘出早期香港的工业发展环境,绝对是有趣的历史话题。

文:刘李林编辑:梁小玲

电邮:feature@mingpao.com

RELATED
    相约老地方:红砖石屋成香港生态宝库
相关文章